唇腭裂小伙为家分忧,发誓自己挣钱治病

时间:2016年09月18日 在线预约 | 咨询顾问 进入答疑区

卢广的父亲,卢文青是一个50多岁苦命的农民,已经有了两个女儿的他,30年前终于有了儿子卢广,结果却是个唇腭裂患儿,无法接受打击的他精神恍惚,一度想要抛弃这个有缺陷的儿子,较终还是没狠下这个心……

微笑天使:卢广(化名)

患者年龄:30岁

所在地区:昆山

专家诊断:三度唇腭裂+鼻畸形+反颌

手术方案:鼻小柱成型+唇裂二期修复

手术专家:韦敏教授

援助金额:12000元

 

8月,卢广的父亲卢文青正在来家昆山的地里干活,几天前的台风,刮倒了田里的粮食,“要是减产,卖不出足够的钱,孩子的手术又得泡汤了。”

儿子卢广先天性唇腭裂,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“30年前小广刚出生的时候,精神压力太大了,就想着把孩子扔了,我自己也不活了。”多亏了妻子的悉心开导,才逐渐打消了念头。

8月30日上午10:00,在父亲的陪同下,第一次来到金阊医院的卢广:面上明显唇裂疤痕+鼻畸形

精神状况稳定之后,爸爸卢文青下定决心,就是自己累死,也得挣钱给儿子卢广动手术,为了不错过较佳治疗时机,卢广5岁那年,卢文青东拼西借凑足了手术费5000元,为卢广做了第一次唇腭裂修复手术,并打算几年后再进行第二次修复。

眨眼间,卢广长大了, 18岁那年,卢广考取了高级技师职称,如果再上几年学,就可以拿到大专文凭。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,卢广沉默了。“当时家里供应卢广上完两年的技校已经欠下了不少债,根本无力再继续供应他了。”看着儿子期待的眼神,卢文青又一次犯了难。

 

发誓自己挣钱做手术

小时候在学校里,每次跟别的小朋友闹矛盾,卢广总是被人拿容貌来说事儿。时间久了,他的自卑感越来越重,跟同学的交流越来越少,甚至一个学期下来,连班里的同学都认不全。 卢广做出了一个决定:“我不上了,打工赚钱。” 

眼看着父母年纪大了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还在拼命地下地干活,给自己挣做第二次手术的钱,卢广发誓“一定要努力自己挣钱做二次修复手术。”

由于容貌缺陷,卢广找工作一波三折,较后在一家汽车维修厂当了维修工,每月的工资除去生活费,全部寄给了家里。进行第二次唇腭裂修复手术,看起来又是遥遥无期。

9月4日上午10:00,第二次来到金阊医院,韦敏教授为卢广诊断

韦敏教授在替卢广做过检查后表示:他这种情况主要是唇红不对称,上唇内缩,外加地包天导致下嘴唇突出;然后一期(唇腭裂)手术后留下的疤痕比较明显;还有鼻基底凹陷导致的鼻子塌+鼻孔畸形。

现在的话,如果先不急做反颌矫正的话,我们应该先做的是去掉(唇腭裂遗留)疤痕+鼻基底垫高+鼻小柱成型,这样鼻头就比较立体了,整个面部会有很大的改观。

鼻基底怎么做?就是取你身体一小段肋骨雕琢成型,垫在鼻基底,再做出鼻小柱,这样有个支撑,鼻头和鼻孔就可以矫正了。

 

也想找个好女人相伴

“我想了又想,从19岁开始打工到现在,过去10年,我已经30岁了。我何尝不想找一个勤劳节俭的好女孩,过两个人的幸福生活?”

“虽然我觉得自己是个有责任感的人,而且做饭洗碗等家务活样样会做,可是像我这样的人,哪会有女孩子喜欢我呢?”卢广不无苦恼。

9月4日上午,援助组委会较终确认卢广符合“天使微笑”申请要求将给予他“12000”元援助

“其实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在网上看到了这次‘天使微笑’救助活动的报道,就迫不及待让爸爸陪着我过来了。”卢广告诉金阊医院工作人员。

“后来才了解到韦敏教授,他还亲自为我做了检查。这边工作人员后来审核通过了我的申请,我很感激,我觉得看到了‘重生’的希望。”

9月4日11:30,卢广接受手术:唇腭裂二期修复+鼻小柱成型

“前些天的一个晚上,妈妈打电话来,问我有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,我说还没找到,平时工作忙,也没什么机会跟女孩子聊天。不过我不灰心,现在的任务是努力赚钱,报答妈妈的养育之恩。女朋友的事,等我手术恢复后是该好好考虑了。”卢广说的很腼腆。

9月6号术后第二天,面部还略有浮肿,但鼻头和唇红已经成型